<track id="LtUTtbk"></track>
  • <track id="LtUTtbk"></track>

        <track id="LtUTtbk"></track>

        1. <track id="LtUTtbk"></track>
        2. <track id="LtUTtbk"></track>

              <track id="LtUTtbk"></track>

              1. 当前位置:首页 > 早乙女露依 >

                西洋文化进入中国时,国人发生过哪些趣事?

                2021-05-13 21:21:22 作者:admin

                ,大清光绪年间有一本奇书,名叫《绣像康梁乱国始末演义》,作者不详。

                光看名字,大致就能猜出此书讲的什么内容、持什么立场。

                此书的出版时光很有意思,是光绪二十七年(公元1901年),百日维新失败恰好过去三年。如果算上撰写时光,作者动笔应当是在戊戌六君子被杀之后不久,他很快琢磨上意,一见朝廷政策有变,立刻紧跟当前形势,争当舆论阵地的红旗先锋手。

                此书的前面一大半内容,还是老一套的演义写法,一无足观。开头先编了一段神话故事,话说兜罗天虚无洞里有两个保卫,出生于二十八星宿,一个是心月狐,一个是虚日鼠。这两个星宿天生狡猾,不耐寂寞,就磋商着私下凡间享受荣华富贵,一个转世为康有为,一个转世成梁启超,两人搭伙来祸害凡间云云。只看回目,便知作者居心如何。

                正文里讲康、梁的发迹过程,写作原则是逢事便黑,其他角色个个贤明神武。说慈禧早已洞见奸佞,荣禄、袁世凯皆是保驾忠臣,只有天子受到蒙蔽云云。就连戊戌六君子,被捕之后听审官说康贼叛逃国外,无不心怀愧疚,连称被他骗了。尤其是谭嗣同,自称误入保国会,一心认为能救国,早知康贼如此邪恶,绝不会跟他一起颠倒王章云云。

                若只是如此,也不过是一篇无聊的政治马屁文罢了,与本题无关。

                真正出色,是故事结尾。

                此书写到第三十七回维新事败,康有为逃去香港,得到英国人维护,一路护送至伦敦,清廷束手无策。写到这里,作者突然画风急转,插入了一段情节:元始天尊请了孔子和释迦牟尼去议事,说康梁维新时拆毁佛、道两教的庙宇,还改动儒经,废止科举,如今遭了报应,我等应当派人协助朝廷捉拿才是。于是三教各自派出子路、韦陀和赵公明三个使者,一路驾云前往伦敦捉拿康有为云云……

                突然就从政治小说变成玄幻网文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以为作者成书时,去戊戌不远。因为康有为实际上是从香港直接去的日本,并未前往英国。估量作者写这段时,康有为刚到香港,去向还未定。作者才学有限,不知该怎么往下编,只好拿神仙出来敷衍。

                好在作者并不局限于传统神魔故事,勇于创新。其时西洋文化已经进入中国很久,作者就算不能透辟懂得,一些主要名词总还是听过的。于是他勇敢创新,把这些西洋风物融入传统神魔斗法,构建起一个“三教大战耶稣教”的巨大画面,在当时也算是旧瓶装新酒了。

                我们看原文就好:

                第四十回 逢异教邂逅在歧途 示奸谋分明飞草檄

                却说子路夫子、韦陀尊者、正乙玄坛行至香港,探听得康有为已至伦敦。三人会议道:“我等既奉命而来,断无徒手而回之理。英国伦敦虽然离此遥远,我等兼程而进,也不消数日,便可驰抵英京。不然空手而回,不但于公事无济,无面目见我等师尊,及凡我同人,亦不免从旁窃笑。

                韦陀尊者、正乙玄坛齐道:”此言甚合我意,我等即当追赶前去,总要将康逆抓回,方可销差覆命,不然终属难认为情。三人计议已毕,各自驾起祥云,直往英吉利国伦敦处所而去。

                这日过了苏伊士河,正要赶路,忽见一阵妖风迎面而至。韦陀尊者即睁开慧眼,拨开云头,望前一看,但见一人不衫不履,非俗非僧,头扎一块八尺多长元青绸帕,拖至背后,身穿一件似圆领白布直辍,脚蹬一双皂皮鞋,满头黄发,披在两肩,一双碧绿眼睛,高鼻深目,左手拿着一本书,右手执一根四尺长短黄藤棒,身后跟着两个一样装束的童男女,迎面走来。

                韦陀尊者正欲问他是何人,迎面那人一声喝道:“来者何人,尔等到我西国有何事,可曾带得照会。若有照会,赶紧拿出来呈验,好便放行。”

                韦陀尊者听罢,已是暗怒,勉强带笑道:“我等不知什么照会,但至奉有教主口谕,从来走遍天下,不曾有人盘问。你是何人,要问我等来历?”

                那人道:“尔等既无照会,我这管辖处所,可是不准进入的。” 韦陀尊者道:“尔说这处所是尔管辖,究竟姓字名谁,可清楚说来。如果实著名望,便将照会与尔验看,若无名望,可莫怪不但照会没有,而且还要赶紧让开,让我等赶路。“

                那人怒道:“你等既要问你祖师姓名,你可站稳了。我乃是先天六万七百五十一年降世苏鲁穆大教主教下大法师勃老特是也。你是何人,快呈上照会。”

                韦陀尊者听罢哈哈大笑:”我道是谁,本来是个无名异教,尔等听了。我乃西天佛国传播中土如来佛祖教下护法韦陀尊者是也。“ 因指子路夫子、正乙玄坛道:“这首执钢鞭的是太乙救苦元始天尊教降落龙伏虎正乙玄坛赵大将军,那手执长剑者,是大成至圣先师教下仲氏夫子是也。我等儒释道三教宗祖,因中国出了一个叛臣康有为,现在流亡英吉利国。我等宗祖嫉恶如仇,故特派我等前来抓他。所以只奉圣谕,不知什么照会。尔可听清楚了,快快让开路罢。

                勃老特也笑道:”我道是谁,本来是中国最为崇信的三教门徒。在尔中国虽极尊贵,在我教中看来,实不算什么贵重。康有为虽为尔中国的国是犯,如今既在英吉利国,即是西国之民。不但英皇及官绅例得维护,及我等同教的,各教主也要暗地下维护她。若要捉拿康有为,尔等不必做此妄图,还是回去将你大法师这话告知你家那三位教主。“

                子路夫子、韦陀尊者、正乙玄坛听罢此言,不由得心中大怒,齐声喝道:”好一个不知好歹的禽兽,胆敢出言冲撞,掌抗逆臣,尔可知我等的厉害么?“勃老特也怒道:“我不知什么厉害不厉害,但是要着康有为,休要生此妄图。”

                此时韦陀尊者也无暇与他再讲,便大喝一声,手起降魔杵,向勃老特打来。勃老特赶着举起藤棒,将降魔杵架住道:“你休得无礼,往下尚有话要说。” 不防备正乙玄坛赵大将军高举降龙伏虎鞭打来,一声吆喝:“好勇敢的妖孽,敢阻你大将军去路,看鞭!” 说着就从背后一鞭打来。

                勃老特知非敌手,赶着架住神鞭,哈哈笑道:“尔等但凭一时之勇,欺负我法师势孤,且吧与你等说话,少时自责问尔家教主便了。说罢起一阵妖风,掉转头便走。子路夫子、韦陀尊者、正乙玄坛哪里肯舍,跟着妖风紧紧追去。子路夫子在后,亦缓缓赶来。

                大家赶了一程,倏然间勃老特已不知去向,只见前路全是黑雾,不辩东西。韦陀尊者睁开慧眼,向前望去,怎奈妖气太重,正不敌邪,仍是辨别不出去路。不知英吉利国在何处。大家没措施,只得商讨道:”我等暂且回去,将此话禀报先师,请考虑定夺。

                于是三人仍驾祥云,回归本国,不过一日俱到中土。三人将以上情节禀告各自师尊。至圣先师与如来佛、元始天尊皆是怒不可遏,因此又定了日期,仍在三清宝殿会议。

                这日至圣先师与如来佛、元始天尊、诸世尊、天尊、道君、菩萨、尊者等众聚齐,大家商讨了一会,也无定见。还是至圣先师说道:

                该教素所有名的,莫如英之耶稣,法之天主,美之基督,而要以罗马为三教之王。依某愚见,莫若飞檄罗马教主,将康有为所有恶迹声名在上。檄至罗马教主,转敕各教不得私自袒护。倘罗马教主也不认为然,一意恃强干涉,某等再以利害说只。若再不行,然后以兵革从事,所谓先礼后兵。世尊、天尊意下如何?“

                如来佛、元始天尊同声称好:”先师以仁义为重,礼教为本,如此行法,该教若知过错,我等只要将康有为拿住,各守各教,毫不迁怒。该教若执迷不悟,然后再以兵革从事,如此不失之弱,又不失之忍,两面俱到,最为上策。”

                即请先师主稿,作起檄文,便差人驰送。至圣先师命子路夫子、子夏夫子两人先贤作起曹傲,一会已经写完,呈于至圣先师、如来佛、元始天尊。三人同看,上面大略言:

                “康有为以新进官变乱国政,诡计奸险,包藏祸心,故为国法所不容。亦人神所共愤。乃侥幸逃脱法网,远匿西夷,仗彼族之可依,便有恃无恐。吾教嫉恶如仇,协力除奸,冀法网之重罹,复典刑之明正。庶使乱臣莫不惊心,即为烈士忠臣同声称快,乃令同门弟子远涉重洋,誓将逆贼擒回中图。不料行经中道,忽来恶人,责问由来。咸曰教主既多方之阻拦,复依术之横行,致令去者莫前,奸人未获,荒谬如此,情理毫无。本主教未忍不教而诛,遥驰羽檄,伏望同申大义,共勉锄奸。勿为怙恶不悛,自贻伊戚。有厚望焉。

                如来佛、元始天尊看罢,同声赞美,当即命人分缮清讫,又敕令日行使者捧檄驰投。

                你道这一道檄文赍去,那西国等教不但不能奉行,而且更加袒护。所以后来儒释道三教成了骑虎之势,于是兴师问罪,西国各教亦兴兵抗敌,在英国大摆迷云阵,儒释道议破迷云阵。康有为逃往美利坚,儒释道三教议设十面潜伏阵捉拿康有为等事,奇奇鬼怪,颇有可观,将于续集详载。

                究竟后事如何,请看续集书中分解。

                (这里要特殊阐明,其实没有续集。作者估量是想象力难认为继,只好把大纲扼要一说,然后堂而皇之地坑掉了。)

                ————————————————————————————————

                其实同一时代,还有一本《平金川》,讲年羹尧攻打大、小金川,也是同样路数。里面有一段罗马教皇大战和平教老祖的段落,也煞是出色:

                南國泰預備了昇天球,即日前往。遇著鬧熱的处所就下來,打聽教皇住的所在,知他住在羅馬,便一直徑到羅馬城,將來意報與洋官,托他通知教皇。教皇即刻請他進去,問明來由,便道:「我久想在青海金川一帶傳教,今你既到來,我正當大顯神通,驚醒回眾;況你又是通家,我是萬不能不去的了。」說罷,傳徒弟十二個,一同前往。南國泰道:「教皇你只帶十二個人,未免太少。」教皇道:「你那裡知得?從前耶穌只收十二個門徒,其教已經风行,我也只帶十二個徒弟,便可立功了。」又問他帶什麼法寶,教皇將心口所掛的小十字架一指:「這就是法寶了。」南國泰將信將疑,與他一同坐了昇天球,來到清營。下了球,通知年、岳兩公出來迎接。看了軍容,甚是稱羨,說道:「傳聞中國人甚孱弱,軍法不佳,我今看來,只有比歐洲好得多哩。」癩頭和尚便將雪山祖師所擺的冰結陣說了一遍,求他設法攻破。教皇道:「這個容易,但我本意是行善的心思,若使傷殘人命,甚非所願。他既擺了冰結陣,是攔住你們不許過去的。我今帶你們過去,勸他回山修行,不要出來,如此你們便佔廉价了。但行軍以計謀為上,英勇次之,若恃那道術,甚是無謂。況過了此地以西,並無有一能通法術之人,就是諸位仙長,破此冰結陣之後,也不宜干預人家別事,方為正理。」癩頭和尚與雲穀子一齊說道:「我們兩人也是此意,俟破了此關,就帶徒弟一齊回山了。蒙教皇教誨,感佩無似。」說完,教皇即教各營不关键怕,跟我前來。

                  他自己帶了十二個徒弟,在前面先行,每人左手內執十字架一個,高擎在上,右手執白蠟燭一支,羅馬皇在前,十二個徒弟分兩個一排跟在後,再後是癩頭和尚、雲穀子、更生童子、南國泰、明月子、清風子,最後是年公、岳公,及提督、總兵、參將以下等官,也是兩個一排,手內各執軍器,末後便是兵丁,寂然無嘩,像是賽會的光景,不像是爭戰的形象。羅馬皇及十二個徒弟一到冰結陣的处所,都大聲唸經道:「天主瑪禮爺,救世主護衛爺,不怕險,不怕難,只怕我的十字架。」眾人在後跟著,見他進了這处所,井無阻礙,宛如行所無事的一樣,知他實有來歷了。

                  再說雪山老祖這日在山上,看清兵進陣,方謂他們中計,不料竟被走進陣來,竟如無事一般,不覺大怒道:「何物小廝,敢來破我陣?」叫遮山鷹帶了他手下的回兵,在山上衝下,施起法術來,風、雲、雨、霧一齊都來。官兵看見,個個心驚,羅馬皇並不理會。卻也奇异,所有風雲雨霧等,一到羅馬皇身邊,都化作烏有。遮山鷹帶了一班回兵殺來,被羅馬皇用手一指,都跌在地下,那些回兵忽變了本相,原來都是牛羊狗馬等類。

                羅馬皇叫人不要傷他生命,只叫遮山鷹來到面前,勸他道:「你回去對你師父說:他在西方也算是有道行的了,他的無形冰結陣,也算是極利害的了,但我一到即刻就破,且清朝當盛,金川王不知量力,妄思作對,這個道理,你師父諒已知道。你快回去對你師父說,若從此回山,不與世事,他的回教尚可流傳數百年,若妄動妄為,我能叫他立刻逝世亡。老實對你說罷,我是歐洲羅馬教皇,所有俄羅斯、英吉利、法蘭西、荷蘭等國,都聽我號令,目知天命攸歸,所以來助一臂之力。你師父自揣能及得我否?如及不得我,快些回山罷。」遮山鷹聽見,忙叩頭稱謝,帶了原來的牛羊狗馬等類,回見雪山祖師,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雪山祖師想了一想道:「可恨年賡堯等,如何能請得他來。但他的說話也是正理,從前我也曾說過此等說話,今既羅馬皇如此相勸,且力气也敵他不過,只索回山去,各人乾各人事罷。但可憐十二個徒弟,只剩你一個與賽梨花了,這也是你們自己不好,不必再提了。」遮山鷹道:「師父既如此說,何不對師妹賽梨花說一聲,再回山去?」祖師道:「我們今日弄得身敗名裂,也是為他一人,我不怨他已好了,還要辭別哩。走罷,剩些殘命,再作道理罷。」遮山鷹便與師父帶了原來的走獸,一溜煙回山去了。

                ——————————————————————————————————————

                顺便说个和《康梁乱国演义》有关的小八卦。

                《走向共和》里有这么一段戏:康梁在日本开记者会筹款,亮出谭嗣同的绝命诗:“望门投止思张简俭,忍逝世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这诗太有名了,人人都知道。但电视剧里,忽然跳出一个叫王照的人,说这是梁启超改动的,谭嗣同的原诗是“望门投止怜张俭,直谏陈书愧杜根。手掷欧刀仰天笑,留将公罪后人论。”

                我当时看到这段,很受震动,没想到这么感人的有名诗句,本来也是被改动过的。后来我查了一下源头,这个梁启超改动谭诗的说法,是来自于一个台湾学者黄彰健的《戊戌变法史研讨》 。

                依照黄彰健在《论今传谭嗣同狱中题壁诗曾经梁启超改易》这一章的考据,他找到了一本出版于光绪三十四年的《绣像康梁演义》,里面说六君子伏法之前,林旭忽然吟了两首诗:

                青蒲饮泣知无补,大方难酬国士恩。欲为公歌千里草,本初健者莫轻言。

                望门投趾怜张俭,直谏陈书愧杜根。手掷欧刀仰天笑,留将公罪后人论。

                黄彰健是这么推论的:

                《康梁演义》虽系小说,但其所记林旭第二首诗:‘望门投趾怜张俭’,则显与今传谭《狱中题壁》诗词句有相同处。《康梁演义》所记此诗实值得注意……由于梁、谭关系亲密,而梁又申明赫赫,交游辽阔,人们遂以为梁所记谭此诗应得自可靠起源,真实可信,《康梁演义》讥讪康梁,已不能引起人同情,而其书系演义体裁,记事多误,故读者虽见‘望门投趾怜张俭’一诗与谭狱中诗辞句有雷同处,亦不起怀疑。现在由于我发明康梁为了伪称保皇,造的假历史太多,对康梁所记,心存戒惕,因此,我对《康梁演义》所引‘望门投趾怜张俭’一诗,反另眼对待。”

                也就是说,黄彰健以为“谭诗梁改”的证据,全是从这本小说里来的。

                虽然出版日期不太一样,但他所见到的《康梁演义》,应当就是这本《绣像康梁乱国始末演义》,关于这段林旭诗的记录,写得完整一样。

                不知道黄先生自己读完这本书没有。这么一本三教大战耶稣教的玄幻神魔小说,居然成了主要的史料证据,而且推论逻辑居然是:我感到这诗更符合谭嗣同的原意,更悲壮,所以这是谭嗣同的原诗——实在是匪夷所思。

                后来孔祥吉在《留庵日钞》里,找到谭嗣同此诗之戊戌年刑部传抄本:“望门投宿邻张俭,忍逝世须臾待树根,吾自横刀仰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这是谭诗最可靠也最早的出处。后来梁启超确切有所修改,但只有两处:改“宿”为“止”,改“树根”为”杜根”。这可能是原记载者传抄听错的缘故,不涉诗中原意。

                有这么一个铁证,可见黄彰健那个结论是错的,黄自己后来也承认错了。

                但这个结论影响太大,谬传出去,辟谣不及,以至于《温故戊戌年》以及之后的《走向共和》都沿袭了这个说法。至今在各个网站的历史频道里,还偶尔会看到耸人听闻的文章,给你讲上一段梁启超改动诗句的“历史本相”。

                《绣像康梁乱国始末演义》的作者,恐怕也没想到这么一本拙劣应景的作品,居然对后世发生这么大影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