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LtUTtbk"></track>
  • <track id="LtUTtbk"></track>

        <track id="LtUTtbk"></track>

        1. <track id="LtUTtbk"></track>
        2. <track id="LtUTtbk"></track>

              <track id="LtUTtbk"></track>

              1. 当前位置:首页 > 水菜丽 >

                你见过的城府最深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2021-05-27 15:39:27 作者:admin
                赞成前面一个答案的说法。“能叫你看出城府深的人,城府都不会太深。城府真正深的人,你是看不出来的。”相似的话可能很多人都听过,但听过也只是听过而已,除了老江湖之外,多数人是没法真正领会到城府深之人的恐怖的。真正深的城府,不在于叫人捉摸不定的面瘫脸,也不在于算无遗策的计谋。面瘫脸只实用于赌博,不实用于生涯,因为容易让周围的人天然发生警觉感;计谋这种东西永远存在风险,谁也不能保证次次胜利,也许哪次失败,那就彻底身败名裂了。而城府真正深的人,是让不信赖自己的人信赖自己,让底本信赖自己的人更加信赖自己,从而以后办任何事情都游刃有余。这种城府甚至可以渗进性情里,变成同呼吸一般的存在,永远不至于穿帮。多说理论无益,举个小例子吧。男生A和女生B是普通同窗兼朋友关系,但彼此都对对方还有些好感。B有一个订了婚的男朋友。在两人结婚之前近半年时光,因为工作调动原因,二人暂时分居。分居这段时光里,A经常有事没事来找B玩,二人于是顺理成章地产生了很多不可描写的事情。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A和B以前的同窗朋友们很快都知道了这事。然而这也见怪不怪,大家只是在背后议论纷纭,B的未婚夫依旧蒙在鼓里什么也不知道。A和B两人心里都很明白,只是玩玩而已,正常生涯是不能受到影响的。于是二人婚礼如期举办。A和同窗朋友一起来加入B的婚宴。宴席中,什么也不知道的新郎正由B陪着挨桌敬酒,在快敬到A这桌的时候。所有人都抱着一种看笑话的兴灾乐祸式的心态,筹备看A怎么接下新郎这一杯。那么问题来了:A知道新郎不知道,知道身边所有人都知道。试问一向城府极深的A要怎么表示才好?如果你们认为,答案是A嬉皮笑容,伪装同新郎称兄道弟,大声祝福这对新人百年好合,一切皆大欢乐的话,那就错了。因为A的目标,不是要瞒住新郎。瞒住新郎这件事,B自然会替他做好。只要周围的看客不是看热烈不嫌事大的傻逼的话,没有人会特意跑去新郎那把这事捅出来。所以新郎基本不会知道。A的目标,在于得到所有人的信赖。如果A堆出一脸假笑,同新郎把酒言欢称兄道弟的话,新郎确切不会怀疑什么了,但周围的人会怎么想呢?周围的人会想,卧槽,这小子这么能装,那万一他以后搞我老婆,我岂不是头顶一座草原在奔驰,却依旧什么也不知道?甚至就连B也会想,卧槽,你这么能装,实在太恐怖,万一以后骗老娘钱可如何是好?不要低估人的自我防御机制。一旦他们感到A是个很恐怖很能装的人,不值得信赖,自然就会远离他了。而A作为聪慧人,当然不想这样。聪慧人知道,做人要扮猪吃老虎,这年头拼的就是人际关系,什么东西也比不上人家的信赖主要。所以,准确答案是,A仅仅只会拿起酒杯,祝一声百年好合。既不故意刷存在感,也不会语无伦次手颤抖。但他又不能表示得太过自然。碰杯的时候,眼皮要低垂不正视新郎,耳朵根略微发红表现不好意思,语调略微有些不自然,必要时结巴一个字。只要控制好这个度,一切就顺理成章了。全然不知情的新郎,压根不会多想,只会本能感到面前这人不善交际,或者喝得有点多。周围同窗群众,彼此会意一笑,心说这小子还是不够聪慧,装得不像。当初搞上B说不定还是真爱作怪,一时糊涂罢了,实质上还是一个做了亏心事会过意不去的老好人啊!皆大欢乐。看了这个例子之后,诸位领会到城府之深者的恐怖之处了吗?我一直就爱读《三国演义》,演义自是比陈寿所撰正史要有意思得多,而且其中,也不乏城府极深的巨匠。如果叫我根据城府深度排个名的话,那么从上往下依次是:算无遗策贾文和;爱民如子刘大耳;老奸巨猾司马懿。司马懿装疯卖傻,屎里打滚逃过一劫;刘玄德一声惊雷之下,掉了筷子捡了条命;贾文和呢?数度换主又卖主,侍奉的一个个还都是最凶最变态的角色们。帷幕之后一条条计策从未落空,虽不行军带兵手上却间接无数人命。然最后却能寿终正寝。这三位,只能说生于乱世擅长乱世,能活下来,靠的全是演技。而所谓城府,其实无非也就是高深的演技,外加一份到什么山唱什么歌的精明。而对于演技已经入了化境的人,你又怎么看得出来他是不是在演戏呢?说不定他自己都已然不能辨别了,一切的一切都不过只是出于本能而已。